大道通海连五洲——铁路开行“陆海新通道”班列助力“黔货”出山下海侧记

本报记者 石宗林 通讯员 唐善强

 

公元1330年,被誉为东方“马可·波罗”的元朝民间航海家汪大渊途径南洋时发现了今天的海运枢纽新加坡。688年后,贵州联合重庆等8个省市区,又开辟了一条中新互联互通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以下简称“陆海新通道”)。自此,“黔货”通过“陆海新通道”出山下海、通达五洲,600多年前的那次航行如今迎来了一页崭新的续写。

 

(一)

 

贵州地处大山之中,交通始终是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如何开辟物流通道让“黔货”出山,贵州省政府和企业一直苦苦求索。

2018420日上午,一列载着25个集装箱的平板车专列在贵阳南站改貌物流中心集装箱货区17线蓄势待发。11时,一切准备就绪,满载贵州轮胎、电子产品等货物的列车发车,一路南下驶向广西钦州港,标志着南向通道贵州段测试班列(贵州—广西钦州)开通运行。

为做好测试班列开行工作,贵阳南站从班列所需的集装箱专用平板车集结、挂运和货物装载吊运等方面提前谋划,制定运输组织方案,优化运输组织方式,想方设法保证班列开行效率。

首先,该站充分利用改貌物流中心毗邻西南最大的路网性编组站贵阳南站的区位优势,对集装箱专用平板车进行挑选、集结,优先安排挂运、入线。其次,提前组织安排集装箱龙门吊机具,对班列货物优先吊装、入车。最后,组织机车提前对班列进行挂运,做好班列发车前各项工作,保证班列准点准时发车。

 

(二)

 

准备充分、实施有序,第一趟“陆海新通道”测试班列从装车到发出都很顺利,只花了30多个小时就到达钦州港。

首趟测试班列成功开行后,同年5月、8月、9月和10月,从贵州贵阳、遵义等地发往广西钦州、防城港等地的多趟测试班列陆续开行,贵州向南至各临海港口城市的大通道彻底被打通。

经测算,“陆海新通道”使贵州出海最短距离再次缩短了700余公里。同时,测试班列摸清了工厂到车站、车站到港口等一系列铁海联运和多式联运的衔接流程、成本效益等问题。

“以轮胎运输为例,铁路比公路运输费用估计节省一半,安全性也大大增加。”承担了“陆海新通道”贵州段具体运营工作的贵州遵铁物流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市场交易专员钱洪山表示。

201811月,“陆海新通道”班列在贵阳南站改貌物流中心成功进行了加挂集装箱测试,目前已实现每周1班加挂集装箱测试班列的常态化开行,为西部内陆提高运输效率、降低物流成本作出了相应贡献,也为客户提供了更好的铁海联运全流程服务,是集团公司与中新陆海新通道公司、遵义交旅投集团合作的一次高效率、低成本的大胆创新。

 

(三)

 

“陆海新通道”从启动建设至今,在西部各省市区的共同努力下,区域联动的实质性成果正逐步显现。

“为了支持‘陆海新通道’建设,国家、省市区都出台了不少优惠政策和帮扶办法。”贵阳南站所辖的改貌站站长王海平介绍,在统一协调下,集团公司将“陆海新通道”重庆班列径路由渝怀线改为川黔线,并完成了贵州省集装箱专用平板车车底加挂重庆班列的测试工作,成功地拓展了“陆海新通道”的联动模式和物流线路规划,降低了运营成本,放大了“陆海新通道”的效益。

“‘茅台酒’‘老干妈’和贵州茶叶都是地地道道的‘黔货’,我们要做的是让更多‘黔货’通过‘陆海新通道’出海寻找新市场。”钱洪山认为,如今东盟国家的榴莲、火龙果、山竹等特色水果已走入中国百姓家,中国西部地区的苹果、雪梨、洋葱等果蔬也常见于东盟国家的市场上,贵州应该首当其冲地抢抓机遇,全力打造东盟商品进入贵州、内陆商品走向世界的最便捷通道。

作为中国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贵州正加快“陆海新通道”建设,这一条改变中国西部传统物流格局、与“一带一路”有机衔接的新通道不仅为西部经济腾飞注入了新活力,而且也必将大大提高贵州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促进贵州经济更快、更好发展。

图为贵阳改貌物流中心。石宗林


 
作者: 来源:西南铁道报 编辑: 类型:路局要闻 时间:2019-04-23